都很振奋的自斟自饮喝上一杯

小编:秋老元帅道:据说已经数月未曾出门,只是在家里养猫 养猫 皇帝陛下一头黑线:这混账! 秋老元帅撇撇嘴。 那天见过后,皇帝陛下貌似很失望的走了;但,随即又让人送来了密旨:密

 秋老元帅道:“据说……已经数月未曾出门,只是在家里养猫……”
 
    “养猫……”
 
    皇帝陛下一头黑线:“这混账!”
 
    秋老元帅撇撇嘴。
 
    那天见过后,皇帝陛下貌似很失望的走了;但,随即又让人送来了密旨:密切注意云扬!
 
    为了此事,老元帅将军部的密探都派出去三十个。整个云侯府,可说是任何一个方向都是滴水不漏。
 
    所有动静,尽在眼下。
 
    “云府还是那样冷清?”皇帝陛下问道。
 
    “还行吧。”老元帅苦笑:“他那个管家,原本就是高手,但最近一段时间,貌似有突破了。更强大了一些……而这小家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招揽了一个比那管家还强的高手……”
 
    “据说是当初斗玄兽……”秋剑寒将这事早已经调查过。给皇帝陛下解释了一遍,连皇帝陛下也感觉有些离奇:“随便捡了一个人?居然是一个高手?而且就此死心塌地?”
 
    皇帝陛下咂着嘴:“这样的……头脑简单知恩图报的忠义之士……朕怎么捡不到?”
 
    老元帅仰脸看天。
 
    “将近俩月之前,云侯入宫了。和朕说了会子话。”皇帝陛下呵呵一笑,目中却有复杂的光芒一闪而逝:“朕问他一句话,这么多年你未婚娶,什么时候冒出来的这么大的儿子?”
 
    秋剑寒老元帅顿时感兴趣起来:“云侯怎么说?”
 
    “这是朕第六次问他这个问题。”皇帝陛下道:“之前,他都是跟我说,这些事情,让朕不要管。但这一次,他的说法变了。”
 
    “他说……反正他又不会造反,你问来问去的有什么意思?”皇帝陛下苦笑着。
 
    秋老元帅嘴角抽了抽。
 
    还有这么说话的。
 
    “但这句话,让朕明白了。”皇帝陛下淡淡道:“云扬,不是云侯的亲生儿子。”
 
    秋老元帅很想说:这跟你有关系吗?你这么关心干什么?
 
    随即想起来:这事情,还跟皇帝陛下真的有关系……若是云扬乃是云侯的亲生儿子,那可是皇家血脉!
 
    幸亏不是。秋老元帅心中一阵庆幸。
 
    皇帝陛下道:“注意一些,总是好的。”
 
    “我总感觉,那小子不简单……”皇帝陛下皱着眉头。
 
    “我也感觉,那小子不简单……”老元帅也皱眉头。
 
    君臣二人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一次九尊显灵……”皇帝陛下哼了一声,显然对“显灵”这两个字很是不爽,道:“这小子……没啥动静吧?”
 
    秋剑寒摇头:“一动不动。”
 
    “……”
 
    ……
 
    被秋老元帅说是一动不动的云大少,现在也的确是一动不动!
 
    他此刻正有气无力的躺在了自家床上,脸色苍白,脸庞都凹了进去,整个人几乎骷髅一样。
 
    这段时间里,云扬直接累坏了。整个精神体力,完全透支。
 
    连续五十天。
 
    云扬几乎就没合过眼睛;玄风诀倒是好修炼,风云一体,云扬在九尊府只花了十天时间,就打开了风尊的门。拿到了血煞大法。
 
    但拿着血煞大法回到家之后,有绿绿全力相助,更有两颗蛟龙珠辅助,更有那么多的海量美玉精气,再加上绿绿的本身命元之气不断的输送,也用了八天时间,才练成。然后才能打开七哥血尊的房间……
 
    拿到六哥的惊雷诀,但惊雷诀修炼起来,比血煞更加困难,云扬不眠不休的十二天,练成第一层,打开六哥的雷字房,然后才拿到五哥的星火诀。
 
    然后才开始真正的昏天黑地的修炼。
 
    前方战报如同雪片,铁铮明显并不是寒山河的对手,寒山河用兵出神入化,已经是当世巅峰;铁铮虽然也是属于绝世战将,但,与一代军神相比,却是差的太远。
 
    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落败。
 
    云扬必须赶在铁铮大军溃败之前,练成玄风诀前三层,练成星火诀前三层;这是最低限度!
 
    否则就算是去了战场,也没有半点作用。
 
    那段时间里,云扬几乎是发疯一样修炼,绿绿不断地被他压榨,几乎要罢工;两颗蛟龙珠的能量几乎都被抽空了……
 
    在一个半月后,云扬才终于突破星火诀第三层。
 
    立即出关赶赴战场;千钧一发之际,才终于赶到!
 
    事后,连夜奔回,回到家里,连续躺了几天了,还是有气无力;这一次的透支,让云扬感觉自己,随时都在一命呜呼的边缘。
 
    但看到大军兴高采烈的庆功,沿途百姓欢呼雀跃,无数的残军满面春风的回归……
 
    云扬依然感觉。
 
    值!
 
    值了!
 
    尤其是看到,昨天天唐残军在城外打散了队伍,各自奔向自己的家人,一家人喜极而泣的样子……
 
    那无数的如释重负的欢笑……
 
    无数的老者,满是皱纹的脸上本来全是担忧,但,看到亲人归来时,那从心底发出的微笑……
 
    看到这些无惧生死的汉子哈哈大笑着,将自己扑上来的孩子举在高空,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
 
    “这就是我要守护的啊。”
 
    云扬躺在床上,回忆着这些场面,脸上露出来由衷地微笑。很快乐!
 
    这是在兄弟们出事之后,云扬第一次感觉到心中的那种充实感。
 
    “人生在世,有所不为,有所必为!”
 
    “男子汉大丈夫,有能力而去做,乃是英雄。有能力而不去做,却是罪人!”
 
    “这是我的祖国!这是我的亲人!”
 
    “我只想问心无愧,足矣!”
 
    “但是,我更加感到寂寞了……”
 
    ……
 
    玉唐帝国一场大战后,总算是进入了一段安静的太平时期。
 
    云扬也消停了一段时间,他是实在没办法;万里奔袭,连续透支;强行动用玄风诀和星火诀第三层巅峰甚至是第四层才能发挥出来的威力……
 
    他足足虚弱的在床上躺了大半月;才算是恢复了一些;终于可以下床的时候,感觉两条腿都在打飘。
 
    老梅和方墨非百思不得其解。
 
    这段时间里,公子的行为可是太怪了。不断的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突破的氛围传出来……但却是周而复始……
 
    连续突破足足有十几次……然后安静了一段时间,然后突然就虚弱成了这样子!
 
    两人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连云扬自己也没想到,自己拼命一次的后果居然如此严重。最严重的几天,他动用不了玄气,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有办法动一下。
 
    云扬躺在床上的这段时间,老元帅秋剑寒却是着实焦头烂额。
 
    老元帅和皇帝陛下谈完,回到家里,就发现气氛很怪异。过了几天,感觉越来越怪;不管是走到哪里,总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
 
    而且这种情况,越来越是严重。
 
    而老元帅也明显感觉到,这些注意,没有恶意!没有杀意!
 
    这咋回事儿?
 
    在京城,能够做到这一点而且还没有恶意的组织,只有一个:九天之令!
 
    但九天之令为什么这么注意我呢?
 
    这种情况,在十天之后,突然间在某一个清晨,彻底消失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似乎那莫名其妙的注意,乃是秋老元帅自己的臆测。
 
    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秋老元帅心知肚明,却没有任何行动。
 
    但在心中,却肯定了一件事情:九尊,定然还有人活着!
 
    而战争的出手,明显力不从心……所以九天之令,在这个时间段很紧张。甚至,或许九天之令,也不知道自己的哪一位老大出手了……想要从自己这里看看反应……
 
    这个结论让老元帅很快活。
 
    虽然这种被暗暗注视的滋味并不好,但,老元帅几乎每天夜里,都很振奋的自斟自饮,喝上一杯,满足的叹息一声。
 
    虽然不知道是哪一个还活着。
 
    但是,只要有人还活着。
 
    老夫就满足了!
 
    ……
 
    现在云扬虽然能够行动,但是,还很虚弱,想要继续对付四季楼,乃是有心无力。所以他还是待在家里。
 
    并不出门。
 
    但这一天早晨。
 
    云府突然收到了一张请柬。
 
    青云坊的请柬。
 
    云醉月,邀请云公子去青云坊,说道是有新排的歌舞,请云公子看看。
 
    老梅将请柬给云扬的时候,分明看到,云扬憔悴的脸上,有刹那的惶惑,那是一种本能的,想要逃避的表现。
 
    “我会准时到。”云扬闭着眼睛说道。
 
    ……
 

当前网址:http://jsinvade.com/a/15700niuwacaipiaokaijiangxianchangguanwang/20180502/1.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