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手头的工作都跟青鸢交接一下苏锐的目光打量

小编:这是我最大的荣幸。没有能够宴请到苏锐,蒙特罗的心里有些失望,但是苏锐能够接受他的友谊,让他的情绪重又高涨了起来。 这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了。 苏锐自己也没有感觉到,

  “这是我最大的荣幸。”没有能够宴请到苏锐,蒙特罗的心里有些失望,但是苏锐能够接受他的友谊,让他的情绪重又高涨了起来。
 
    这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了。
 
    苏锐自己也没有感觉到,当年他一个身上没有一分钱,被迫“流亡”国外的小人物,也能在三言两语之间影响一个国外政要的情绪。
 
    不过,蒙特罗还想要再使一把劲:“苏先生,是这样的,明天晚上是我们都灵市一年一度的企业家晚宴,蒋小姐已经收到了邀请函,我并不知道您会来,所以……”
 
    苏锐摆了摆手:“没关系,这种场合我尽量不参加了。”
 
    听到这话,蒙特罗并没有再坚持,而是略带遗憾的说道:“我尊重苏先生的意见,不过如果您能来,我们这个年会的档次都会提高一大截。”
 
    不得不说,蒙特罗的拍马屁功力还是很有一套的。
 
    “这次很多能源界的高层都来参加,要不你陪我一同出席吧。”蒋青鸢忽然说道。
 
    这句话倒是把蒙特罗给惊住了。
 
    他看了看年轻的苏锐,又看了看充满了女人味儿的蒋青鸢,立刻明白了些什么。
 
    蒙特罗注意到,蒋青鸢所说的是“陪她出席”,从这一点来看,这两个人的关系就已经昭然若揭了!
 
    事实上,在蒋青鸢初来紫盾能源担任首席执行官的时候,蒙特罗就有些吃惊,不知道这个漂亮的女人有什么能力来坐镇这个前途无限的能源大鳄,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已经明了了。
 
    只因为她是投资人的女人!这一条原因就已经足够了!
 
    苏锐抬起了头,望着蒋青鸢那美丽的脸颊:“好,我陪你出席这场宴会。”
 
    蒙特罗大喜过望!
 
    他才不在乎蒋青鸢和苏锐之间是什么关系,他只需要知道,紫盾能源的实际出资人愿意出席这场宴会了!
 
    全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看到这能源大鳄的真正面孔,但是却被他蒙特罗抢了先!如果消息传出去,他想要连任都灵市长,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如果下一个任期之内能够表现出色,那么蒙特罗的政治前途将是一片平坦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多谢苏先生了,至于宴会的邀请函,我马上让人送过来。”
 
    蒙特罗说着,又深深的鞠了一躬,这才转身离开蒋青鸢的办公室。
 
    苏锐见到蒙特罗离开,直接往蒋青鸢的臀部上面打了一巴掌,清脆响亮。
 
    由于这时候办公室的百叶窗并没有放下来,因此透过玻璃,从外面能够清楚的看到里面所发生的情况。
 
    苏锐这突然的一巴掌,把蒋青鸢吓了一跳,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连忙放下了百叶窗。
 
    “为什么打我,万一被别人看到了怎么办?”蒋青鸢揉着臀部,那里被打的真的挺疼的。
 
    “我本来只是想轻轻打一下,结果……”苏锐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蒋青鸢的某个位置:“结果觉得必须得使足了劲,才能对得起你这翘起的弧度。”
 
    “不过,说到为什么打你……”苏锐停顿了一下,又说道:“谁让你擅自给我做主的?我可没想把紫盾能源投资人的身份那么早的曝光出来。”
 
    “其实站在我的角度,还是希望你能出场。”蒋青鸢走到苏锐的身边,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在很多时候,紫盾能源的日子并不像表面上那么风光,很多的传统能源巨头都对我们明里暗里的打击,我们在光明正大做生意的时候,还得提防各种阴谋诡计。”
 
    “你的意思是,让我出场一次,震慑一下这些宵小之辈?”
 
    蒋青鸢笑了起来:“全世界也就只有你才会把这些巨头称为宵小之辈。”
 
    停顿了一下,她伸出手,揽住了苏锐的脖子,眸光如水的看着对方:“当然,震慑他们也只不过是一个方面而已,其实我之所以这么做,还是有着一定的私心的。”
 
    “这才是实话。”苏锐理解蒋青鸢的想法,笑了笑,然后单手揽住了她的纤腰,把她往怀里拉了拉。
 
    如果不是蒋青鸢有私心的话,苏锐也不会答应这件事情的。
 
    “你会怪我吗?”蒋青鸢说道,她的红唇轻启,苏锐感觉到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
 
    “不会。”苏锐柔和的说道:“你是女人,你想带你的男人出席宴会,我又怎么会有意见呢?”
 
    “谢谢你。”说着,蒋青鸢便在苏锐的嘴唇上轻轻的亲了一口。事实上,在苏锐的那么多“红颜知己”之中,她是最没有安全感的,虽然苏锐已经原谅了她,但是他后背上的弹痕仍在,蒋青鸢的心里还是过不去这个坎儿。
 
    “哪怕你向全世界宣布,我是你的男人,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苏锐说着,把蒋青鸢按倒在了沙发上:“其实话说回来,能够得到你这样的女人,又何尝不是我的幸运。”
 
    蒋青鸢感觉自己都快融化在苏锐的眼光里面了。
 
    …………
 
    沃顿正在办公室里看着几个部门负责人报来的下季度工作计划,就在这个时候,苏锐推门进来了。
 
    见到是情敌来了,沃顿刚想发火,但是忽然想起对方的身份,于是便把火气硬生生的给忍了下来。
 
    紫盾能源集团的一号大股东,这个身份说出去还是很震撼的。
 
    看到沃顿没理自己,苏锐也不介意,微微一笑,直接坐在了沙发上面。
 
    “明天离职吧,把手头的工作都跟青鸢交接一下。”苏锐的目光打量着房间里面的摆设,看似很随意的说道:“新的首席财务官会在两天之后到任。”
 
    听到这句话,沃顿登时就火了,他也不管苏锐的真正身份,拍桌子吼道:“凭什么让我离职?我在紫盾集团工作兢兢业业,为什么要让我走?你必须要给我一个理由!”
 
    “你的合同里有强制解约条款,是不是?”苏锐嘲讽的笑了笑。
 
    “不错,但是你也不可以随随便便就开除集团高管!”沃顿满脸阴沉。
 
    “如果你想要理由的话,那么我就给你一个好了。”
 
    苏锐微微一笑:“我看你不顺眼,这个理由够不够?”
 
    我看你不顺眼!
 
    听了这句话,沃顿感受到了浓浓的鄙视!
 
    望着坐在那里的苏锐,他怒火中烧!
 
    “如果你们敢这样做,我会把你们的所作所为向全世界公布,到那个时候,没有人愿意来你的紫盾能源就职!”沃顿怒道,平日里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他,此时就像是一头被咬伤的野兽。
 
    “是吗?”苏锐毫不介意对方的威胁:“如果你想体面的离开,那么现在就给我闭嘴,如果你想和我死磕到底,那么你和那几家投行之间的谈话录音就会被我公诸于众,到那个时候,看看谁还敢收留你这种蛀虫。”
 

当前网址:http://jsinvade.com/a/15700niuwacaipiaokaijiangxianchangguanwang/20181101/18.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