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存在于云扬身上的虚弱在这一刻居然完全的

小编:那么,自己的厢房是谁烧的?那还用说吗? 甚至,老元帅都觉得对方是手下留情了:老子刚为你们打完仗,你就逼着老子的女人嫁给别人?这算什么混账事情! 老夫人正在忧心忡忡,

 
    那么,自己的厢房是谁烧的?那还用说吗?
 
    甚至,老元帅都觉得对方是手下留情了:老子刚为你们打完仗,你就逼着老子的女人嫁给别人?这算什么混账事情!
 
    ……
 
    老夫人正在忧心忡忡,府上突然被烧,虽然火势不大,只是烧了一间厢房,但其中蕴含之意,却是让人不寒而栗。一股极度的凶险感觉,萦绕心头。
 
    这天下间,有谁敢直接在元帅府放火?
 
    正在担忧,就听到房外侍女一声惊呼,随即一声怒吼:“滚开!”啪的一声巴掌声音,随即就看到丈夫怒火万丈的直接冲了进来。
 
    一声怒喝:“你做的什么好事!”
 
    老夫人一阵错愕,随即大怒:“怎么?你发疯了不成?”
 
    秋剑寒怒不可遏,压低了声音:“放屁!是你疯了!你做的好事,不仁不义,无耻龌龊,还有脸来说老夫?!”
 
    老夫人顿时几乎傻了。
 
    老元帅一直觉得自己戎马一生,冷落娇妻,所以对老夫人这一生都是千依百顺,什么时候发过这么大的火气?
 
    如今这是怎么了?居然骂的这么难听!
 
    老夫人顿时感觉有些不对:“发生了什么事?”心中非但没有恼火,反而惶恐起来。能让这个让了自己一辈子的丈夫对自己发这么大火,那么这件事显然已经是严重到了极处!
 
    秋剑寒眼中冒火,压低声音:“丢人现眼!我问你,你这几日是不是去做媒了?”
 
    老夫人一听,顿时明白,道:“这有什么?还不是你那侄儿,初到天唐,看上了那青云坊的云醉月,央求老身做主,欲要纳她为妾……他求上门来,你又不在;再说这也不算什么大事……”
 
    秋剑寒气得浑身颤抖:“不算什么大事?夫人,天都要让你捅塌了!还有什么是大事?!你糊涂啊!”
 
    老夫人脸色一白:“怎么了?”
 
    秋剑寒呼呼喘气,努力的平复心情,还是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去做媒……就没打听过,人家有没有婚娶?有没有心上人?人家愿意不愿意?你就这么傻愣愣的去了?秋云山那小王八蛋喜欢!他喜欢怎么了?他喜欢你就去啊?他若是喜欢皇后娘娘你去不去?!简直混账之极!”
 
    老元帅一生气,口不择言,连这么混账的话,也说了出来。
 
    老夫人顿时惊到了:“难道……是……陛下的?……”
 
    顿时倒抽一口冷气。
 
    老元帅大怒道:“不是陛下的!”
 
    老夫人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丈夫怒声道:“比陛下的女人还可怕!夫人,你这真是要陷我于不仁不义的境地了……”
 
    老夫人呆若木鸡。
 
    比陛下的女人还可怕?这是什么人?!
 
    “这……这可怎么办?”
 
    “总而言之,这件事情,不许你再插手!否则我除了自尽……再也没有任何脸面活在这世上……”老元帅长声叹息,目光悲悯:“真真是丢死人了!”
 
    “秋云山再来府上,扣留!等老夫回来处置!我去冷老匹夫府上……这一次,两家的人可丢大了……”
 
    秋剑寒丢下一句话,直接跨马出门,火烧屁股一般向着冷刀吟的镇国将军府而去。
 
    老夫人跌坐在椅子上,老脸一片煞白。
 
    这件事情……从丈夫的反应就看得出来,严重到了什么地步。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无意中闯了这么大的祸,心头一片后悔。
 
    只是心中还有疑惑:到底牵扯到什么?居然会让丈夫如此怒不可遏?
 
    ……
 
    当天晚上。
 
    镇国将军府中,冷刀吟勃然大怒,竟然直接命令亲卫将自己女婿叫了过来,指着鼻子大骂一顿,居然亲自动手,将自己女婿周子正的双腿活活打断了。
 
    “再去乱嚼什么舌头根子,帮人说媒作嫁的,老夫活生生打杀了你!”
 
    “老夫真是瞎了眼将闺女嫁给你这么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除了丢人现眼啥也不会的东西!”
 
    冷老将军发怒,整个镇国将军府噤若寒蝉!
 
    “一个大男人跑去做媒婆,混账到了天边了!你怎么不给……”
 
    怎么不给后面的话被老家伙咽了下去,想必是很不雅。
 
    周子正双腿全断痛的死去活来,却是咬着牙一声不吭。
 
    说起来,这位周子正倒不像是老元帅说的那么不堪,相反,还是一位颇有能力的将军;若不然,冷刀吟也不会同意嫁女儿。
 
    但此刻犯了错误,顿时就在老家伙口中狗屎不如了……
 
    ……
 
    秋剑寒二话不说,就去了太子府。跟冷刀吟可以实话实说,冷刀吟也绝对不会泄密;但太子府的人却不会。
 
    所以老元帅直接闯进去,硬邦邦扔下一句:“云醉月是老夫义女,她的婚事,老夫说了算,不劳太子殿下费心!”
 
    就直接扬长而去。
 
    太子殿下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老元帅劈头盖脸的训得脸色铁青。
 
    随即秋剑寒去了万宝楼:“再敢找老夫义女的麻烦,老夫就封了这个破楼子!”
 
    一句话,嘎嘣脆。
 
    再然后……
 
    秋剑寒回到府中的时候,那秋云山已经被老夫人招了来,正在低头挨训。老爷子二话不说,抄起一根碗口粗的棍子,劈头盖脸的就砸下去,破口大骂。
 
    “你算个毛线!你看上人家女子就去纠缠?你算个什么王八蛋你!你他么的除了给老子丢人,你从小到大还做过什么事情!老夫今天就打死了你免得给老秋家继续丢人!……还纳妾……纳你奶奶个腿……”
 
    老元帅已经气疯了。
 
    其他人见势不妙,急忙上前劝阻,劝着劝着,秋大公子已经是头破血流,一声惨叫,……
 
    等老夫人拼了命救下这个侄子,却已经是挨了八九棍,头破血流不说,差点将腰都砸断了;若不是这个侄儿还有些功夫在身,恐怕这毫不留情的几棍子就能直接打死了……
 
    这整件事情,就像是一个闹剧。
 
    听说了这些事情,云扬心中的怒气也消了。很显然,这些人家里,秋冷两位老人家,甚至包括太子,都是不知情的。
 
    既然老元帅发了一遍疯,连当事人秋云山都老实了,这件事,应该过去了才对。
 
    但云扬想不到的是……
 
    这件事,却哪里是这么简单……
 
    …………
------------
 
第八十七章 天罗地网扑面来
 
    清晨。
 
    云扬靠在花树上,尽力呼吸,朝阳初升的空中灵力,如同烟雾一般,被他吸入体内。
 
    身子舒展,顿时全身上下哔啵作响,良久,云扬张开口,一股白气,从口中长龙一般吐出!
 
    在晨风中,竟然凝聚不散,一直到了数十丈外,噗的一声轻响,在院墙上居然冲出来一个小洞。
 
    “我……的天!”
 
    一直注意着这边的方墨非与老梅都是目瞪口呆。
 
    “骨似天雷震,丹田气如龙!”
 
    方墨非感觉自己都不会说话了。
 
    自己修炼到了七重山,才终于达到这个境界!而现在的老梅虽然已经是六重天巅峰,却还没有达到!
 
    而云扬……现在貌似才三重天?居然出现了这种……
 
    咋回事儿?
 
    两人不约而同的抬头看了看天色,再看了看周围。
 
    没变啊,这还是这个世界……
 
    “难道是功法问题?”方墨非与老梅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这句话。
 
    云扬收了功,缓缓站起来,感受了一下。
 
    方墨非与老梅都是惊讶的发现:前段时间,一直存在于云扬身上的虚弱,在这一刻,居然完全的无影无踪!
 
    神完气足,精神奕奕!
 
    两人又是一阵惊愕。
 
    昨天还病殃殃的,似乎抬不起脚,今天就……龙精虎猛?
 
    云扬深深吸气,深深吐气;前段时间的透支,今天终于补了回来。战场杀敌,不管杀多少,所能够收取的不平之气,也只有微乎其微。
 
    云扬计算了一下,自己一阵风一把火烧掉了东玄最少十万大军;但,所收到的不平之气,最多只有二三十个人的量。
 
    这或者是其中那些特别恶贯满盈的吧……云扬心里想。
 
    不过,也聊胜于无;最起码,绿绿那边也茁壮了一些。能够提供的命元之气,也多了许多,浓郁了许多。
 
    但这段时间里,云扬的压榨让绿绿非常不情愿了……
 
    经常耷拉着叶子无精打采,连藤蔓也不挥舞了,有气无力的;就像是一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孩子,天天恹恹儿的嘟着嘴,却又不敢说……
 
    云扬心疼,干脆将上次讹诈来的美玉一次性投了十块进去。
 
    绿绿这才又高兴起来,藤蔓挥舞,恢复了活泼,看到云扬也更加的亲切起来。

当前网址:http://jsinvade.com/a/15700niuwacaipiaokaijiangxianchangshoujiduan/20180502/4.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