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老梅和方墨非两个人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

小编:云扬开始犯愁了。 眼看着五十块美玉,就只剩下了二十三快;这也太快了! 资源差不多又快到底了。 连蛟龙珠也已经空了一大半。虽然绿绿有了能量会补足,而且绿绿似乎也不舍得让

云扬开始犯愁了。
 
    眼看着五十块美玉,就只剩下了二十三快;这也太快了!
 
    资源差不多又快到底了。
 
    连蛟龙珠……也已经空了一大半。虽然绿绿有了能量会补足,而且绿绿似乎也不舍得让蛟龙珠直接报废……
 
    但,毕竟现在能用的,已经快清仓。
 
    赢来的玄石玄晶,包括从赵炳龙府上搜刮的天材地宝……都已经消耗殆尽!
 
    方墨非与老梅凑上来正要恭喜云扬突破,就听到云扬喃喃自语:“应该再抄个家了……下一步再不抄个家日子过不下去了……该抄谁的呢?”
 
    方墨非与老梅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你不抄别人的家你就过不下去了?这是什么论调?
 
    “老方,你现在乃是甚么修为?”云扬问。
 
    “七重,中阶;虽然每日灵气都在积累,但,进境并不明显。”
 
    “老梅,你呢?”
 
    “六重,巅峰;但是感觉突破的时机遥遥无期……”
 
    “太慢!”云扬皱着眉:“太弱!不足以应付大事啊……”
 
    方墨非与老梅一头黑线。
 
    云扬:“还需再接再厉!”
 
    他叹着气,回房间去了。
 
    方墨非与老梅只感觉漫天乌鸦飞过。
 
    这种感觉,真是很奇妙。
 
    被一个修为只有三重山的渣渣说自己六重七重的高手修为太弱……这真是酸爽啊。
 
    云扬在房中,皱着眉头。
 
    实力不够用这句话,可并不是随便说说的。
 
    前几天,云醉月青云坊的事情,不管如何看,都似乎是一个闹剧。被云扬直接闹到了秋剑寒府上之后,似乎压了下来。
 
    但,最近这几天里,一些动静,却让云扬彻底的提高了警惕,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九天令的情报云片一般飞来。
 
    “秋剑寒夫人深感惭愧,放弃青云坊事,闭门思过。”
 
    “秋家公子秋云山被秋剑寒老元帅打伤,禁足,闭门思过。”
 
    “冷刀吟老将军将女婿狠罚,禁足家中。冷府任何人不得参与青云坊事。”
 
    “太子府幕僚水月寒被罚,太子殿下对秋老元帅致歉。”
 
    “万宝楼大掌柜傅关山亲赴青云坊道歉。”
 
    这么看起来,似乎是没事了。
 
    “太子府幕僚水月寒开始频频出入青云坊,以道歉之名,不断的对青云坊进行渗透;其人财大气粗,英俊儒雅,风度翩翩,玄功深不可测。”
 
    “万宝楼大掌柜傅关山也频频光顾青云坊,理由与水月寒同。”
 
    “今日傅关山与水月寒在青云坊相见,两人针锋相对,互不相让;到后来为言语所激,水月寒一掷千金,傅关山直接扔出百万两白银!青云坊一时间成为天唐城焦点。”
 
    “水月寒在青云坊请客,宴请同僚。”
 
    “傅关山在青云坊摆宴,宴请富商……”
 
    ……
 
    这一条一条的消息,每一条看起来,都是那么正常;但结合前段时间这一场闹剧,云扬却是嗅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是一种强烈的危机在逼近的预感!
 
    云扬脸色沉重。
 
    当初……在天玄崖前几天的时候,自己就一直有这种感觉,还曾经提醒兄弟们注意。而大家也都不约而同的感觉到压抑。
 
    为了这种感觉,自己兄弟们带着军队还兜了几个圈子,也层化整为零各种试探,但……最终还是一脚踏入了敌人的陷阱!
 
    如今,这种感觉又出现了。
 
    “四季楼!你们终于察觉了!”云扬眼中冷光爆射:“也终于出招了!”
 
    “云醉月危险了!”
 
    云扬焦急的踱来踱去。
 
    虽然自己行事一向是很小心,但,连续两个四季楼的人,李长秋,赵炳龙都是在青云坊出的事。
 
    “李长秋是在去了被大军围剿之后失踪;但,四季楼的人定然会知道,李长秋经常去青云坊的事情。所以,李长秋在失踪之后,青云坊就成了他们的其中一个怀疑目标……”
 
    云扬心中沉沉想着:“而赵炳龙却是在青云坊直接被揍出去……接着全家就被杀了。”
 
    “虽然是在自己家里出的事……但,青云坊这边若是说有嫌疑,也是有的。”
 
    “连续两个人都与青云坊有关,而且都出了事,那么,……四季楼在没有更明显的目标的情况下,锁定了青云坊……这也是一种手段……”
 
    “如此说来……”
 
    云扬脸色一沉:“那秋云山,应该是被别人推动的一个棋子;利用他对青云坊进行第一波试探。如果云醉月被拿下了,那么青云坊自然没有了,也就拔掉了他们心中的一根刺。”
 
    “如果拿不下,那么,证明青云坊确实是有后台,有秘密。”
 
    “有凌霄醉当年的话在这里震着,应该是问题不大。但,他们却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渗透青云坊。”
 
    “这是我的一大难题。或许他们还没有想到,他们已经试探出了效果。”
 
    “他们针对云醉月,我就必然要出手!这对我来说,根本就是阳谋!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看着五哥的爱人被人欺负……”
 
    “这样,太容易查到我。”
 
    “而我这一次雷霆一怒,秋老元帅怒发冲冠的一怒,更让对方确定了青云坊除了凌霄醉之外,在玉唐官方军方,也有强大背景!”
 
    “如此一来,秋老元帅明显知情,就也成了他们的目标。或许,冷刀吟那边,也会引人注目……”
 
    “四季楼这一招,一下子逼出来我三个弱点啊!”
 
    “若是铁骨关一战,我没有化身风火出手,四季楼的行动,或者还不会这么快。但,风火一出,四季楼明显警惕了;而他们找不到人,就只能从别处下手……所以才有了这次事情。”
 
    云扬目光中寒光闪烁,但他并不后悔先前的冲动。若是云醉月被欺负,自己不闻不问,那么,那个秋云山很可能就会得逞!
 
    整个军方的重压,联合太子府的压迫;更加上江湖八大家族之一的秋家,再加上一个江湖超级势力万宝楼的威胁……
 
    就算是云醉月身后真的有凌霄醉这样的巅峰高手坐镇,恐怕也难以抵御!
 
    那样的话,才真正是自己的终生憾事!就算是死了,有什么面目去见五哥火尊?
 
    ……
 
    云扬冷哼一声。
 
    他已经感觉到,这一张天罗地网,已经在天唐城的上空,缓缓地张开,缓缓的落下来!而自己所处的,正是被这一张大网所网住的范围!
 
    “但你们既然出招,就必然要暴露自己!水月寒,傅关山这两个人,就算不是四季楼的人,也脱不了关系。”
 
    “还有那秋云山,竟然能够出动丁老夫人和周子正……这后面,定然也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推动;这两个人,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就能驱使得动的。”
 
    “你们在找我,我何尝不是将你们当做了目标!”
 
    “太子府幕僚,其中之一是四季楼的人,那么,这个水月寒的概率有多大?”
 
    云扬静静地想。
 
    现在,敌人已经出招。就看自己能不能接的下来!
 
    但……自己最大的短板就是,实力不够!只是老梅和方墨非两个人,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这一点,无比的肯定。
 
    “对方只是出动了可以出面的人,在暗地里,不知道还有多少在窥视着……一着不慎,就是满盘皆输!”
 
    云扬心中沉沉。
 
    “我必须,慎之又慎!慎之又慎!”
 
    …………
------------
 
第八十八章 福星贱神
 
    “以本身之力不能化解的时候,我该如何?”
 
    云扬目光一闪,喃喃道:“这冬天冷应该是赢了吧,怎么还不来还债……”
 
    才刚刚想到这里。
 
    突然间只听到大门口一个声音叫道:“老大!老大在么?小弟前来拜访你啦嘎嘎嘎……”
 
    这声音,又骚又贱,还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猥琐滋味。
 
    云

当前网址:http://jsinvade.com/a/15700niuwacaipiaokaijiangxianchangshoujiduan/20180502/5.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