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的上车然后等着他发动车子坐进这个车里的

小编: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他也会在乎她,他还会去找她,这么多年,他什么都没说。 在他心里的话,他从来不说,他一直都用淡漠包装着自己,让她无法看懂他,更看不透他的心事。

 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他也会在乎她,他还会去找她,这么多年,他什么都没说。
 
    在他心里的话,他从来不说,他一直都用淡漠包装着自己,让她无法看懂他,更看不透他的心事。
 
    乔羽欣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洗洗脸,化了个淡妆,换上一身漂亮的长裙,去找他,好好的问问他。
 
  
    校长办公室,乔羽欣没有敲门就走了进去,批阅文件的韩志诚甚至没有发现她已经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
 
    乔羽欣葱白如玉的小手伸过去,在他眼前文件密密麻麻的文字上敲了两下,韩志诚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到她正在看着他,对他微笑。
 
    韩志诚眉心不禁一拧,很快的低下头,看上去很像是在继续埋头工作,嗓音低沉,“你来做什么?”他的语调完全让人听不出他内心真正的情绪,无波无澜。
 
    乔羽欣看着他,说,“来给影子送礼物啊。”
 
    韩志诚没有再抬头,“她办公室在楼下,右拐第三间。”
 
    乔羽欣没事找事的将他办公桌上的一颗多肉,掐出肉呼呼的一小个,放在旁边的另一个花盆里,和他说着,“我知道啊,已经送过去了,她现在去上课了。”
 
    韩志诚抬眸睨了她一眼,她今天突然怎么了?主动到他的办公地点不说,还帮他整理办公桌。
 
    “那你还有事吗?”韩志诚抬头看着站在办公桌前的她,问她。
 
    乔羽欣对他抿嘴一笑,摇头,“没事了,我看时间你也快下班了,就过来等你一起回家。”
 
    韩志诚深眸凝着她,一起回家?
 
    “我还有事,你自己回去吧。”他淡漠的说。
 
    乔羽欣撒娇的围着枣红色的实木办公桌转了半圈,站到他的身旁,低着头,不开心的噘着小嘴看着他,“有什么事啊?我昨天刚回来,你昨晚就不在家,现在我主动来找你,你还不回家,你对我有意见啊?”
 
    韩志诚侧着身子,微仰着头,一瞬不瞬的凝着她,她现在是在和他撒娇吗?一,,夜之间,她突然是怎么了?
 
    他又不说话,每次都这样,乔羽欣一双大眼睛盯着他看,“有意见就说,没意见我就等,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韩志诚觉得现在的她很无赖,别开视线懒得理她,她爱等不等,现在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她想等就等吧。
 
    乔羽欣看他不理她,就识趣的在他身后的书柜里找了两本书,打量一圈,在离办公桌不远的沙发上坐着看书。
 
    韩志诚偷偷睨了她一眼,她倒是看的很安静,并不会打扰到他的工作,十分钟后,她却原形毕露。
 
    原本特别安静的房间里,她突然就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抽着茶几上的纸巾擦着眼泪。
 
    韩志诚拧眉看着奇怪的她,“你什么情况?”
 
    乔羽欣边哭边说,“呜呜呜,这个故事太感人了,我都看哭了,呜呜呜……”
 
    韩志诚叹气,无言以对。
 
    倒是她哭了一会儿又笑了,笑着和他说,“结局很好,他们一家团聚了。”
 
    韩志诚直接不理她,全当她是个神经病。
 
    乔羽欣就不消停,抱着书走到他办公桌前面,看着他,“韩校长,我想喝水。”
 
    “自己去倒。”韩志诚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声音也很冷漠。
 
    乔羽欣噘嘴,“没有杯子。”
 
    韩志诚不耐烦的说,“茶水间一次性的多的是。”
 
    乔羽欣偏不,“我想用你的。”
 
    韩志诚终于忍无可忍,啪的一下合上文件,抬眸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乔羽欣,你故意的吧?”
 
    乔羽欣还就胆儿大的点头了,“嗯。”
 
    韩志诚气结,长长的舒了口气,问她,“你想干什么?”
 
    乔羽欣就说,“想让你和我说话,想陪着你。”
 
    韩志诚深眸凝着她,喉结一动,别开了视线,没再说话,拿着自己的水杯径自离开,再回来的时候,将加了水的水杯放在桌上,看着她,“喝完了就自己回家,我没时间和你在这里废话。”
 
    乔羽欣低头盯着冒着袅袅热气的水杯,不由自主的就氤氲了视线,再抬眸看着他的时候,他已经重新开始专注于工作。
 
    乔羽欣叹气,这个人明明就还是一如既往的难以相处,淡漠清冷,在韩志轩那里听说的事情,是真的吗?
 
    乔羽欣喝了水,但没走,就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那边看书,也没在故意引起他的注意。
 
    中间有两名老师进来说一些关于学校的事情,人家看到乔羽欣,都和乔羽欣微笑点头,乔羽欣也微笑回应,就是韩志诚,冷着一张脸,连介绍都没介绍她一下。
 
    终于等到下班,他的下班时间也是比较苦,到了快七点钟,乔羽欣都快等到睡着。
 
    他淡漠的看她一眼,“走了。”
 
    乔羽欣就像他养的宠物狗一样,立马起身,咬着尾巴小跑跟在他的身后。
 
    韩志诚对现在的乔羽欣真的一点儿都不适应,她突然就变得特别爱笑,要知道以前在他面前,她就是把自己活的不敢哭不敢笑的木头人。
 
    停车场,她自己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主动的上车,然后开心的系上安全带,等着他发动车子,坐进这个车里的那一瞬间,乔羽欣的心其实是狠狠的疼了一下的。
 
    想到韩志轩说,他之前车祸,那辆车是直接报废,当时那种状态下,他绝望了吗?而她,竟然没有陪在他的身边。
 
    乔羽欣佯装什么都不知道的说他,“我不在的这一年,你好想变更有钱了呢,还换了一辆这么豪的车。”
 
    韩志诚启动车子,并不快的行驶在路上,“那要不你再消失一年看看,我还能换什么?”
 
    乔羽欣扭头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完美的侧脸,摇头,“我不走了,以后你赶我,我都不走,我怕你把我也换了。”
 
    韩志诚握着方向盘的手动了动,没再和她说话。
 
    乔羽欣就一直看着他,然后幸福的笑了,她花痴的对他说,“老公,你真好看。”
 
    “吱……”的一声急刹车,刚才他一个走神,差点闯了红灯,还好反应快,刹车及时。
 
    韩志诚深呼一口气,乔羽欣幸亏系着安全带,没有被甩出去,也没撞到头。
 
    老公,结婚五年多了,她是第一次这样叫他。
 
    刚才他的心跳有多快,他只知道,快到失控了。
 
    他说,“乔羽欣,你到底在闹什么?”
 
    乔羽欣抿嘴偷笑着,反过来说他,“你脸怎么红了。”
 
    韩志诚眉心一拧,“我刚才急刹车吓的。”
 
    乔羽欣只笑不语,明明就是因为刚才她喊他老公紧张的,还真嘴硬啊。
 

当前网址:http://jsinvade.com/a/15700niuwacaipiaokaijiangxianchangshoujiduan/20180706/12.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