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有个纨绔纠缠月姐立即就跑过来了

小编:从上到下,全方位的向着青云坊施压。 然后,在重压之下,青云坊必然就像是一块蘸满了水的毛巾,压的越狠,里面的水,压出来的就越多 而且终有一天,会将这些水全部挤干净。 这

从上到下,全方位的向着青云坊施压。
 
    然后,在重压之下,青云坊必然就像是一块蘸满了水的毛巾,压的越狠,里面的水,压出来的就越多……
 
    而且终有一天,会将这些水全部挤干净。
 
    这就是他们的终极目的!
 
    现在秋云山虽然功败垂成,所有压力都消失了;但实际看上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一半!
 
    最起码,他们已经将他们真正的目标,也就是自己,成功的拉到了这件事情里面,而且脱身不得!
 
    只要他们持续的对青云坊施手段,那么自己就脱不了身;既然脱不了身,那么迟早有一天,以这个组织的强大和严密,会将自己揪出来!
 
    这是必然的一个结果!
 
    因为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看着五哥的心上人被人欺负。虽然对方现在根本不知道这一点……
 
    但这个脉络,却是极清。
 
    从冬天冷的讲述里面,云扬又记住了两个人。
 
    一个公鸭嗓子,走路夹着腿,可能是个太监;一个姓米的,被称作米掌柜。
 
    这两个人必然是这计划之中的重要一员。
 
    而太子府幕僚水月寒,还有那万宝楼的傅元山掌柜……现在云扬的目标,最少,已经是四个人!
 
    这公鸭嗓子与姓米的长相,此刻问冬天冷固然可以问出来,但是……却太刻意了。
 
    云扬眼珠一转,顿时怫然不悦:“不用再说了,我算是听明白了,冬天冷,你一口一个老大老二的……又喝酒又玩耍的,请别人去青云坊,居然不请我?!”
 
    冬天冷正说的口沫四溅兴致勃勃,突然间就看到云扬扳起了脸。
 
    顿时一愣:“老大你也要去?”
 
    云扬翻翻白眼:“我不去!别人又不请我,我去干啥?”
 
    “我请!请请请!绝对请!”冬天冷拍着胸脯:“咱们现在就去?”
 
    “晚了……”云扬懒洋洋说道:“先请了别人,然后还得我自己提出来才请我,丢不起这个人啊……你走吧。”
 
    这一次,冬天冷非常痛快的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都是小弟的错,老大,求求你,让我请你一顿吧。你要是不去,我就不起来!”
 
    云扬一头黑线:这货居然总结出来了对付我的经验了?
 
    …………
 
    脑细胞真累死了一堆……
------------
 
第九十章 认个姐弟
 
    “我这人,别的不喜欢,就是偏爱一些文雅的地方。”云扬站起来:“得得得,给你个面子好了。”
 
    冬天冷心领神会:“以后,老大只要想去青云坊,小弟无不做东!”
 
    “嗯?”云扬叹口气:“只要你不气我……就满足了,哪里还敢让你冬大公子天天做东啊……”
 
    冬天冷嘻嘻一笑,阿谀奉承的说道:“老大只要肯去,就是小弟祖坟上冒青烟啦……”
 
    云扬嘴角抽了一下。
 
    这话,要是让你们冬氏家族的长辈听到……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我去和你一顿酒……你们冬家祖坟上就冒青烟啦?
 
    ……
 
    一路上,冬天冷叮嘱了不下五十次:“若是遇到春家和夏家那两块料,你可千万别说狮子的事儿啊……哎,秋云山是出不来啦,这货,不知道伤口化脓腐烂了没……真让人……高兴啊……”
 
    云扬实在是忍不住,快到青云坊门口的时候,终于皱眉说道:“冬天冷,我问你……你从小接受的……都是什么教导啊?”
 
    冬天冷挠挠头,道:“仁义礼智信,忠孝节义,侠肝义胆,为国为民……”
 
    云扬:“滚!”
 
    ……
 
    “本公子又来了!”冬天冷进入青云坊,刹那间就显示了世家子弟的派头,从进门就开始上次,所见到的每一个侍应,每一个侍女,都是统统的一人一百两银子发过去。
 
    进去之后,却发现没有房间了。
 
    冬天冷大为光火,一千两银子往一个大厅一拍:“各位兄弟给个面子,银子拿走,大厅归我。”
 
    里面一个书生皱眉:“你这厮……”
 
    冬天冷又一拍:“五千两!”
 
    “我们并不是这个意思……”那人犹豫。
 
    又一拍:“一万两!”
 
    哗啦一声。
 
    这个冬雪厅的五六个人就消失了。
 
    云扬面如黑线。
 
    这种直接用钱砸人的,自己也曾经见识过不少次,但是……像这位冬大公子这样子豪气干云直接从一千两开始翻倍滚的……还真是第一次。
 
    无形中也享受了一把土豪的感觉。
 
    “爽不爽?”冬天冷惬意的将身子抛在大椅子上,二郎腿啪的一声架了起来,呵呵呵一笑:“要是一万两还不走,本公子直接拿一百万两砸死他们!”
 
    云扬白眼乱翻。
 
    云扬到来,云醉月自然听说了,她也是一个聪慧的女子,也感觉到这段时间气氛不大对,对于云扬的到来,又是欢喜,又是担心。
 
    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想下来打个招呼。
 
    到了冬雪厅门口,就听到云扬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冬天冷,这青云坊,你可未必有我熟啊。我可是常客……”
 
    云醉月一愣。
 
    云扬说话的口气,很是有些居高临下。这是?
 
    有些不大寻常啊。
 
    云醉月袅袅婷婷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了冬天冷。这家伙这段时间里泡在青云坊,也已经是个熟人。
 
    “是冬公子啊。”云醉月打个招呼。
 
    冬天冷哈哈大笑,极为得意,顾盼自雄:“哈哈哈,醉月姑娘亲自下来,真是太给冬某面子了哇哈哈哈……那帮家伙想尽了办法也见不着,哈哈哈……”
 
    这货来了青云坊十几次,实际上,也就是最开始那一次见过云醉月。这次见到云醉月居然下来了,不由得就有些受宠若惊了……
 
    “美得你!”云扬站起来,嘿嘿一笑:“月姐,小弟可想死你了。”
 
    云醉月顿时就明白了,娇嗔一声:“小滑头!多少天都不来看月姐了,居然还有脸说想我……”
 
    “小弟这不是来了么……”云扬叫一声冤枉,涎着脸说道:“这几天我可是急坏了啊,据说有个纨绔纠缠月姐,立即就跑过来了,哪里敢耽搁啊……”
 
    云醉月眼波流转,道:“已经没事了呢……那位公子,现在也不来了。”
 
    云扬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冬天冷在一边愣住,吃吃道:“你们……认识?很熟?”
 
    云扬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你说呢?”
 
    冬天冷如丧考妣的道:“原来不是因为我下来的……”
 
    云醉月噗嗤一笑,顿时如百花盛开,美不胜收。
 
    云扬与冬天冷同时看直了眼。
 
    不过,一个是真,一个是装的。
 
    “月姐这里永远都这么忙……”云扬哈哈一笑,道:“天天都有人捧场呀,今天都是谁来了?有熟人不?”
 
    云醉月闻弦歌而知雅意,道:“云公子才是贵客呢……不过今天来的人,却也真没几个与云公子相熟的。”
 
    云扬惊了一下的说道:“不会吧?”

当前网址:http://jsinvade.com/a/15700niuwacaipiaokaijiangxianchangyule/20180502/8.html

 
你可能喜欢的: